阳离子咪唑啉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阳离子咪唑啉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湛江农民自创朱家神教自称是朱元璋后裔dd-【新闻】

发布时间:2021-04-06 05:49:26 阅读: 来源:阳离子咪唑啉厂家

湛江农民自创“朱家神教” 自称是朱元璋后裔

原标题:湛江农民自创“朱家神教”

若不是少年谢星的神秘失踪,朱家庄园内“朱家神教”的创始人朱水活不会再次进入人们的视野,也不会引起警方的重视。近10年来,农民朱水活自创“朱家神教”,用“神水”医治顽疾,来自粤西和广西的追随者众。自诩是朱元璋后裔的“教父”朱水活称,只要他一发功,连核武器都不可抵挡,世间朝代覆灭唯他可“拯救世界”。朱水活疑似有12名子女,但无一人入校接受教育,均称读书会被“洗脑”。他还曾将两亡子葬在家中。近日,朱水活被警方以“利用封建迷信非法行医”刑拘,但仍有追随者不离开庄园。

少年失踪

距离广东湛江廉江市安铺镇3公里外,在下旦村一个名为“朱家庄园”的庭院内,赫然矗立着一座八角塔楼。16岁少年谢星就是在这里神秘失踪的。

谢星是电白县一名在读高中生,2013年他以中考第一名的优异成绩,考入电白第一中学。今年2月27日,谢星被父母喂下安眠药后,强行带到朱家庄园向朱水活求医,不久神秘失踪。

带谢星到朱家庄园“治病”的,是谢星的父亲谢学忠,今年45岁,为茂名市电白县林头中学地理老师。“因为我大哥大嫂迷信,一个很有前途的孩子,被搞得患上忧郁症。”谢星的二叔谢学日称,2006年开始,谢学忠迷上了“朱家教”,之后(最近几年更是)便全力追随“教父”朱水活,甚至跑到廉江长期居住在朱家庄园内,不与外面的世界接触。

据谢学日回忆,2013年12月开始,平时开朗的侄子谢星变得沉默、爱逃课,后被检查出患上忧郁症。今年2月27日,谢学忠夫妇突然要将儿子带往廉江市下旦村。谢星因反感父亲的做法,与之结怨不愿前往,之后谢学忠夫妇给谢星服下安眠药,强行送到了朱家庄园。

进入朱家庄园后,谢学忠一家三口与其他家人失去联系。3月14日,谢学忠妻子用手机突然向小姑子发来QQ信息,称:“孩子快不行了,你大哥疯了,我该怎么办?”次日,谢学日和亲友赶到朱家庄园,询问孩子下落,被大嫂告知“上天了,入地了”。警方接报后到庄园搜查,但未发现谢星,之后警方以涉嫌利用封建迷信非法行医,将朱水活带走并刑拘。

6月6日,廉江警方称案发至今3个月有余,由于谢学忠夫妇未全力配合警方调查,其子谢星只能暂时定性在朱家庄园内失踪。而谢学日称,其大哥曾说儿子在朱家庄内一个池塘淹死。朱水活的妻子又称,谢星到朱家庄后当天就“发癫跳进水”,后遭父亲“跳下水闷死”。

在院中池塘边,警方挖出一具幼童尸骨,随后经公安局调查证实,尸骨为朱水活夭亡的小儿子。朱水活为何将孩子葬在家中?这牵出11年前,警方在朱家庄园内挖出的另一具尸骨案。

“朱家神教”

时间回到2003年7月4日(因曾有狂犬咬人伤人致死,当地正开展一个“打狗行动”)。根据群众举报,朱水活家中养着五条大恶狗,一支打狗队随即来到朱家庄园。而打狗队员在庄园内怪异的八面塔楼第三层,发现了横七竖八地躺着8个小孩。

被发现的小孩7男1女,最大的7岁,最小的才4岁。据当时参与打狗的镇政府一名工作人员回忆,塔楼里的孩子明显与一般小孩异样。问其父母是谁,8人异口同声地回答“全都死了”。此外8个小孩均不识字且神情古怪,动不动就用泥巴给自己化妆,扮成古代神鬼的模样,甚至还吃泥巴。

当镇政府工作人员寻找朱水活时,朱水活从塔楼底旁的一个洞口迅速蹿出逃跑。翌日,廉江警方在朱家东面一栋房屋中,挖出了一具男童骨架。后经法医鉴定调查,尸骨是朱水活的儿子,于2002年3月被淹死。

朱水活归案回家后,经调查8个孩子中的两个是朱水活朋友的小孩,由家长领回;其余6个经鉴定为朱水活的儿子,由福利院代为抚养。

据安铺镇政府的一位工作人员称,当时朱家庭院凋敝不堪,在院内一些房子的墙壁上,写满了“朱家神教”的字样和各种“喻示”。甚至还写明泥墙中藏有财富,是朱元璋留下的“军费”,门楣上写着“朱家教佛殿”几个字。

失踪少年谢星的二叔谢学日回忆,2006年父亲因骨质增生得病,经介绍得知“神医”朱水活能包治百病。其后大哥谢学忠带着父亲到朱家庄园看病,不料父亲每天喝下一些“神水”后不久去世,并葬在朱家庄园内。但蹊跷的是,谢学忠不但没埋怨朱水活,甚至崇拜上对方并长期追随其“修行”。谢学日称,之后谢学忠渐渐地变得神志不清,精神呆滞,直到今年其强制带儿子往庄园看病失踪,谢家已“付出”祖孙两条人命。

举家追随

“教父”朱水活忠实的追随者,并不止中学教师谢学忠一人。

茂名电白区罗坑镇草塘村农民谢育林的两个儿子,携妻带子进入朱家庄园,长期追随朱水活。谢育林大儿媳李萍(化名)称,如果外面的人要“入户”朱家庄园(“朱家神教”),得烧香和纸钱、拜近十个香炉,还要在纸钱上滴血,另缴纳1500元/人的“敬佛金”。

儿孙们不回家来,谢育林只好自己去朱家庄园看望。“我每年都要到那里一两次,朱水活见到我就说他的那些东西,但是我不信他。”谢育林称,朱水活向他宣扬,“他要成立‘中华泰安国’,不但统治中国还统治地球,到时候世间朝代覆灭要杀几十万人,只有入‘中华泰安国’才得平安。”

曾帮助谢学日寻找失踪侄子谢星并成功进入朱家庄园的律师姚某回忆,朱水活与之一见面就开始“打妄语”。据姚某录下的一段录音显示,朱水活自称他是朱元璋的子孙,“我整天和鬼打交道,用阴阳法,到时我朱家教的剑一放出就三万五公里,我的刀剑就对付核武器。”朱水活甚至称,世界到时候东半球全属于他,西半球也得供养着他。

与世隔绝

6月5日,廉江安铺镇天气闷热。约十名年龄不一的男孩光着上身,依次坐在朱家庄园硕大的简易木棚内看电视。

记者道明身份入园,众孩子在大人的吩咐下很快往八面塔楼方向散去。随之一个女人迎面而出,称是朱水活的妻子文志廉,其打扮颇显年轻、面容亲和,并无外界传闻的“恶感”。

文志廉称,自朱水活被警方以“利用封建迷信非法行医”刑拘后,她得知朱家庄园被外界和邻里“误解”甚至抹黑。“报案人称,我们在庄园内软禁谢学忠夫妇和他孩子谢星,根本没有这回事,是他们自己愿意住到庄园来。”文志廉表示,长年来丈夫朱水活接纳了许多外地求医的人,吃住在园内没收什么钱,不知为何有人会“误解”。

据文志廉称,当年由于父母反对自己嫁给朱水活,故她与丈夫并没有进行合法的婚姻登记,就在庄园内同居生子。她称朱水活精通风水,大概在2000年,丈夫自称是朱元璋的后代,由祖宗托梦给了他一种药水的秘制方法。之后,朱水活便发明了由50余种药材熬成的“药水”,可以治疗顽疾。文志廉否认“神水”之说,称遭外人曲解,并称2006年后朱水活不再替人看病。

文志廉告诉记者,她与朱水活一共生育了14个孩子,两个中途死亡,葬在家中后被警方挖出。据其透露,平时家里靠种菜卖为生,农忙时孩子们会一起帮忙,但她拒绝让孩子们去学校接受教育,认为会被“洗脑”。

迷信隐忧

廉江警方一位参与办案的民警透露,朱水活归案后至今供述甚少。今年62岁的朱水活,受过较少教育但能识字。警方表示,针对当地人视“朱家神教”为邪教一说,从目前的调查看,其封建迷信色彩浓厚但并无邪教的特征。一位办案民警告诉记者,其口中的“神教”没有明确的教义,没有发展信徒,也没有限制追随者的人身自由。朱水活的一些惊人之语,大多是其本人的“妄语”,而“神教”也只是“臆想”,仅存在其观念中。待侦查完毕,朱水活将移送检察院处理。

截至记者发稿,朱家庄园仍生活着近20名孩子。破败的三层塔楼里,每一层都摆满了凌乱不堪的床架,孩子们均不上学,平日聚在一起看电视、到池中戏水,偶尔参与朱家农田的劳动,很少与外界接触。这里宛如一个独立王国,经济上自给自足,生活上与世孤立。追随者并未因朱水活的刑拘,就此散去。安铺镇政府也无从核实清楚,朱水活与文志廉究竟生育了几个孩子,而庄园内又收留了多少追随者。

据《羊城晚报》

前后10年,警方在园内挖出两具尸骨,均为朱水活的儿子。

朱水活被刑拘后,庄园内仍生活着近20个未上学的孩子,成天戏水看电视。

北京制剂

江苏澜沧古茶

南昌鸡汁豆腐串

郑州面片油炸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