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离子咪唑啉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阳离子咪唑啉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金融系统已经被全球央行打造成了末日机器

发布时间:2020-03-20 11:58:26 阅读: 来源:阳离子咪唑啉厂家

全球金融系统已经被陷入迷思的央行官员们打造成了一台“末日机器”。换句话说,由于央行官员们未能正确理解官方公布的通胀指数不上涨的原因,他们正在使得金融市场泡沫爆破的风险加大。

全球金融系统已经被陷入迷思的央行官员们打造成了一台末日机器。换句话说,由于央行官员们未能正确理解官方公布的通胀指数不上涨的原因,他们正在使得金融市场泡沫爆破的风险加大。

例如,国际货币基金组织首席经济学家莫里斯·奥伯斯法尔德最近绘制了如下的一张图表,以证明低通胀在全球范围内都是对经济增长、就业、生活水平、公共财政甚至资本主义经济体制存续的致命威胁。

奥伯斯法尔德坚称,央行只能通过立即可施行的、旨在对外界声称的总需求(凯恩斯学派所用的名称)的巨大不足进行补偿的权宜之计,去补救低通胀所带来的弊端。

而奥伯斯法尔德心里所想的当然是负利率和以量化宽松政策之名将公债及其他现有资产进一步货币化。

#图1注:低通胀(发达经济体的通胀率已经下跌到接近2008年金融危机后的水平)

奥伯斯法尔德只是在像央行官员那样发表一些无意义的话语。上面这张图表实际上表明,工薪一族和其他中产家庭终于能从不断攀升的消费者物价中暂时缓解过来。

此外,这张图表没有反映出任何需要处理的问题,因为工资的购买力保持在较高位显然不是需要解决的弊端,尤其不能由同一班央行官员来解决,他们施行的那些以错误理解为指导的政策已经使得通缩浪潮蔓延到世界各地的经济体了。

在今天发表的一篇文章里,佩特·特纳布雷伦(PaterTenebrarum)准确地总结了那些寻求更高通胀率的央行官员们的选人标准:

要成为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首席经济学家的人需要具备什么品质呢?从目前的情况判断,候选人必须是一位顽固不化的中央经济统制论者并且完全赞同(新)凯恩斯主义。也就是说,他/她必须支持有史以来从未在任何地方派上用场的且已经是老生常谈的通货膨胀主义。换句话说,要拿到那份百分百免税的薪酬(讽刺的是,这份工资是由各式各样的纳税人进行支付的),你必须支持中央经济计划和今天的所谓正统经济思想。看看上任不久的莫里斯·奥伯斯法尔德就明白了。

奥伯斯法尔德、黑田东彦、耶伦、德拉吉及其余的央行官员们陷入到所谓的正统观念中的程度是如此之深,以致他们不顾一切地执行在15年前会被认为是荒诞且不切实际的权宜货币政策。美联储连续82个月执行零利率政策(ZIRP)几乎可以被认为是愚蠢的;世界各国央行的资产负债表会在20年内10倍于现在的规模则会被认为是煽动性的激进主义。

然而,这些荒诞的教条现在已经变成极其沉闷乏味的央行官员集体会议讨论的要点。事实上,总需求不足和低通胀中的核心观点是如此的肤浅、相互矛盾和可加以驳斥,其基本上是无意义的。

事实是,央行资产负债表自1994年以来的巨大增长是扭曲了今天全球经济和金融系统的推动因素。下面这张图表是最新制作的,排除了1995年之前历史的影响:

#图2注:全球央行资产负债表规模的爆炸性增长,1995年与2015年的对比(单位:万亿美元)

当这些央行凭空创造出19万亿美元的新资产负债表时,它们刺激了一个世界范围内的巨大的信用泡沫。在经历了持续20年的疯狂印发新钞之后,全球的未偿信贷规模已经从40万亿美元飙升至225万亿美元,相当于在此期间全球GDP增量的4倍。

而且后一个数字是被夸大的,因为其包括了最终会被清除的不良投资与经济浪费所产生的巨额损失。同时,这个数字还不包括世界生产经济的固有部分。

#图3注:全球债务与国民生产总值,1994年与2014年的对比(单位:万亿美元)

横轴:国民生产总值(复合年均增长率为5.3%)总债务(复合年均增长率为9%)

廉价债务大规模扩张反过来刺激了资本投资的迅猛发展,而这已经使得全球经济陷入产能过剩和不良投资的漩涡中奄奄一息。这种局面是由央行在过去20年里一手造成的。

首先,在2008年债务上限危机之前,发展中国家的家庭需求导致中国与新兴经济体投资市场的火爆;其次,在后危机时代,由中国引领的基础设施建设与投资风潮掀起了向能源、贵金属、原油加工厂、运输、仓储、制造和消费品配送等行业投资的前所未有的第二波浪潮。

像下图所示的那样,世界范围内的上市公司的资本支出实际上是此前的5倍,换句话说,资本支出在2012-2013年达到顶峰之前每年增长2万亿美元。

#图4注:按行业划分的全球上市公司的资本支出(单位:十亿美元),1991年至2015年

制造业、运输业、建筑业、加工业、公共事业行业

由于大宗商品和原材料价格因产能过剩影响而走低,官方公布的通胀指数并不理想。这就是原油价格跌至40多美元每桶、铁矿石价格逐渐降至只有30多美元每吨和铜价跌至1美元每磅的原因。

而且,产能过剩决不只限于采矿和原油业,并给下游产业带来连锁影响。例如,美国铝公司减少在美国的铝冶炼厂产能的计划并谈及了在未来数年美国的这一行业完全消失的可能性。

毋庸赘言,这不是劳动力套利造成的,因为今天的高科技、资本密集型的高能耗铝冶炼厂考虑的是资本的回报,其与睡在拥挤宿舍且没有获得恰当薪酬的农村打工女孩没有任何关系。然而,中国低的惊人的贷款利率在过去20年里极大地刺激了对这个行业的投资,从而使得美国的这些铝冶炼厂的资本回报率跌至近乎0的水平。

对钢铁及其下游企业来说情况是相同的。1995年,中国的钢铁产能为7000万吨且没有现代的汽车工厂。而现在,中国的钢铁产能是95年的16倍,达到11亿吨,而且汽车业产能也达到2600万辆,比北美或者欧洲都要高许多。不良投资带来的供应过剩将在未来数年推低世界价格。

对集装箱船、散装货船、精炼厂、化工厂、太阳能和重型机械等行业而言,情况是一样的。

其间接带来的影响是利润暴跌、资产减值和资本投资的长期疲弱。事实上,大宗商品和资本投资前景的不被看好是全球通缩、相关行业利润与营收暴跌的推动力。

华尔街的凯恩斯主义者会说服你相信,1995年到2014年期间,由信贷推动的大宗商品价格上涨与资本支出的提高并没有创造出全球增长和经济繁荣的奇迹。这只是窃取了未来的需求并且在这个过程中浪费了大量的劳动力、资金和能源。

因此,世界并不是因总需求的不足而陷入困境。地球村的每个角落都有可持续的需求且生产和收入总是能够衍生出需求的,而收入正因为全球经济的产能过剩而下跌。

这个问题是不能通过基于信贷的支出的所谓捷径来解决的,因为家庭、企业和政府机构都面临着债务上限。央行如果采取措施加大信贷规模只会加剧金融资产的投机买卖状况。

出于同样的原因,低通胀只是不证自明的一派胡言。在全球范围内,大宗商品价格正由于供应过剩而下跌,同样地,在过去20年的信贷与资本支出规模的提高中,劳动力从亚洲的稻田转移到了可交易商品经济体里,由于这个原因和更为低廉的原材料价格,货物价格也在下跌。

相比之下,美国服务业价格自大宗商品和货物的价格在2011年开始到达顶峰以来持续以2.4%的年增长率上升。事实上,绿线(所有大宗商品)和红线(制成品)的走势就是总消费者物价指数中的低通胀的原因。只有那些在无意义且自私自利的集体讨论中迷失方向的央行官员们才看不到下面这张图表的含义所在。

#图5注:蓝线:城市消费者的消费物价指数:服务业

红线:制成品的生产者物价指数

绿线:所有大宗商品的生产者物价指数

一言以蔽之,这张图表要给央行官员们传递的信息是:你并不是一位称职的央行官员。

阻碍世界经济发展的通缩周期是从央行官员们犯下的严重错误中孕育起来,并且正在发酵的,而不是由于缺乏精力和勇气去尝试解决这些错误所带来的问题。

本文译自zerohedge(编译/双刀)

金属拉伸试验机厂商采购价格

塑料专用试验机供应厂家

纺织品试验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