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离子咪唑啉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阳离子咪唑啉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王亚伟首个风投项目曝光中国版Instagram估值已达18亿

发布时间:2020-02-14 08:22:02 阅读: 来源:阳离子咪唑啉厂家

有这样一家公司,将Facebook旗下的Instagram列为竞争对手,昔日“公募一哥”王亚伟首个公开的风投项目,并有巨人网络、刘永好、今年4月刚刚离任汇添富总经理职位的林利军携手投资,B+轮估值已高达18亿,互联网产品上线17个月注册用户数达到5489.97万,今年前7个月烧钱5875万元……这一系列让人心动的信息都来自杭州九言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九言科技)的公开转让说明书。

九言科技目前并不为公众所熟知,但是对很多喜欢晒照片的女性而言,其对九言科技的核心资产——一款名为“in APP”的移动互联网应用却是耳熟能详。尽管用户数量已初具规模,但亏损大幅增长的九言科技并不满足,公司继续打算以现金投入换用户——“首要目标是积累用户数和流量”。

创业 80后草根夫妻“逆袭”

如今估值高达18亿元的九言科技,其创始人却是一对80后“小夫妻”。两人的经历再平凡不过:妻子谢旭1983年出生,本科学历,曾在浙江日报集团浙江在线做了两年记者;丈夫孙颖1980年出生,硕士学历,曾在淘宝网做了1年的产品经理。2009年,两人选择下海创业。

两人最初创业的公司并非九言科技,而是一家名为杭州君道网络科技有限公司的在线教育企业,产品主要是“天地君道在线学习服务社区平台”,教学内容集中在IT培训领域。两人第一次创业就斩获颇丰,该教育平台线上听课用户规模达到40万。智联招聘公布的信息显示,该教育平台已 “成为国内最受欢迎的新兴技术在线学习服务社区平台”。

在线教育项目只是小试牛刀,仅仅9个月后,第二个创业项目上马——2009年9月,谢旭和孙颖联合另外一位自然人叶盛飞,成立了杭州九言科技有限公司(九言科技前身,以下简称九言有限),谢孙二人合计持股60%。当时,九言有限注册资本为100万元,但实际出资额只有一半。2011年4月,叶盛飞退出,九言有限成为“夫妻店”。

需要注意的是,九言有限不是创立之初就做图片社交平台,从诞生到2014年9月这段时间,公司主要经营爱图购这一图片导购网站,且定位为女性用户。在导购电商领域,九言有限和爱图购并无太多优势:一是以返利为模式的返利网站大行其道,早已抢占大量用户,比如2003年成立的易购网2014年一年的GMV(购买金额)就达到了近300亿元的级别;二是在女性消费市场,蘑菇街、美丽说这样的图片导购网站龙头已抢得先机。

爱图购与蘑菇街、美丽说的差距在估值上体现得最为明显。据腾讯科技11月报道,蘑菇街已完成D轮融资,总金额超过2亿美元,整体估值已高达20亿美元,成功跻身独角兽俱乐部;2014年底拿到腾讯D轮投资的美丽说,如今估值也已超过20亿美元。

反观九言有限,2011年~2013年9月,公司也获得了知名互联网创投公司经纬创投和海宁海创的投资,但整体估值并不高。以这段时间距现在最近的一笔融资计算,九言有限的估值仅6400万元。

与同业龙头差距越来越大,加之“B2C品牌导购转化”这一模式在品牌营销及品牌传播合作方面的固有短板,九言有限急需转型升级。

转型 估值7个月增11倍

借助前期在爱图购的开发、运营中积累的经验,加上创始人谢旭等人对女性心理和消费态度细腻的揣摩,九言有限于2014年6月6日正式推出移动图片社交应用 “in APP”,这款应用主打女性用户,其吸引用户的速度让公司自身也颇为意外:上线仅71天,用户规模突破100万;上线110天,用户规模突破300万。

既然用户有需求,何不从这个角度去开发新的商业模式?于是,从商家角度出发的“B2C品牌导购转化”模式被放弃,2014年8月,九言有限将新的战略定位于“品牌社会化营销模式”。公司产品的研发和运营重心也从爱图购转至“in APP”。

互联网时代,想吸引用户,首先得学会烧钱。而烧钱之前,先得有钱。2014年8月前,九言有限累计融资仅1000多万元,新的融资势在必行。幸运的是,此时“in APP”已经蹿红,加上新的战略方向清晰,接下来公司的融资顺畅了许多。2014年9月,有中科院背景的国科鼎鑫向九言有限融资1500万元,此时九言有限的估值已达到1.5亿元,相当于上轮融资估值的2.34倍。

拿到新一轮融资后,“in APP”进行了大规模的推广。2014年,公司的销售费用同比暴增8.6倍至836.05万元,当年净利润亏损1497万元,年底公司账面现金仅剩436万元。

2015年4月,九言有限迎来了更大规模的融资。伟创富通、清羽乐等9家新股东加入,总计为九言有限带来2.76亿元资金。按照这轮增资计算,九言有限的估值已达到18亿元,这距离上轮融资仅过去了7个月,而估值增长近11倍!

2015年7月,九言有限完成了股份制改造,孙颖、谢旭二人合计持股57.83%,仍处于绝对控股地位。同时,谢旭还担任九言科技的董事长、总经理;谢颖担任副总经理、董事。

九言有限2015年4月的这轮融资,吸引了众多资本大鳄的参与。比如,清羽乐的股东名单当中就有巨人投资、刘永好、上海盛歌投资(今年4月刚刚从汇添富基金总经理位置离职的林利军担任总经理),该公司以8000万元获得了4.49%的股份;曾经的“公募一哥”王亚伟,也通过千合资本旗下公司间接持股,通过连续两次增资,以7000万元的总价获得5.62%的股权。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注意到,这是公开资料可查询到的王亚伟首个风险投资项目。此外,林利军和王亚伟还担任九言科技的董事。据九言有限披露的信息,王亚伟另外兼职的职位只有千合资本执行董事、总经理,足见他对这笔投资的重视。

备足粮草后,继续“烧钱”。2015年1~7月,“in APP”在宣传上的开支继续大幅增加,其中仅销售费用一项就高达4004.61万元,同期净亏损5874.99万元。与此同时,“in APP”的用户数量也大幅增加,截至2015 年10月31日,“in APP”注册用户规模已达到5489.97万,其中,16~30岁用户占比90.64%,月活跃用户1470.36万,用户累计上传图片数量达9.42亿张。

未来 “烧钱”还将继续

九言科技估值暴增,在于它的想象空间。

公开转让说明书显示,九言科技在列举“in APP”的竞争对手时,Instagram名列其中。

Instagram是目前全球最大的图片社交应用平台,主要针对欧美地区人群。2012年4月,Instagram被Facebook以10亿美元收购。据市场调查机构eMarketer预测,Instagram 2017年广告收入有望超过28亿美元,2014年12月花旗银行分析师对其估值更是高达350亿美元。

Instagram的发展路径成为“in APP”的重要参考。在未来的商业开发中,“in APP”大致有三个方向:广告、品牌运营及用户增值服务,其中,广告最为重要。从其他社交软件的商业化案例看,“in APP”开发广告收入尚需时日。

比如,Instagram于2010年10月正式上线,35个月后(2013年年底)开始销售广告,此时其活跃用户数约为1.5亿人;微信于2011年上线,2015年 1月起腾讯开始在微信朋友圈投放广告,此时其活跃用户数超过5亿人;微博也是在推出40个月后才开始投放广告,此时其活跃用户数为9670万人。

在用户数还未“达标”的情况下,“in APP”花钱换用户的策略仍将执行下去。九言科技表示,现阶段的首要目标是扩大用户规模和提升用户活跃度,计划在“in APP”用户规模和活跃度达到预定规模后,选择合适的时机和合作对象,逐步进行商业变现,“in APP”现阶段尚无进行大规模商业变现的计划。

作为一家科技类公司,九言科技在“in APP”的市场推广上成绩斐然。在研发和技术储备上,公司也着墨颇多。目前,九言科技有一支52人的研发团队,占公司总人数的40.63%,其中硕士学历的有8人,今年前7个月公司的研发投入为632.47万元。目前,公司拥有5项软件著作权和1项产品著作权,其中,三项与“in APP”直接相关,而另外三项与爱图购直接相关。

在用户规模快速增长的同时,如何保障用户信息安全?在公开转让说明书中,九言科技提到了定期数据备份、第三方云存储、加密传输、漏洞定期扫描等诸多技术手段。但从公开资料看,在今年1~7月九言科技的采购名单中,前五大供应商并无网络安全类企业,且排第五位的供应商采购金额只有240万元。在九言科技的公开转让说明书中,记者并未查询到有关安全支出方面的数据。

目前,九言科技核心技术人员有四位:孙颖、谢旭、曹亮和邹冬冬。孙颖有1年的淘宝产品经理经验;谢旭创业前是记者;首席技术官邹冬冬在加入九言科技前曾在十九楼网络传媒有限公司任职数月,该公司经营互联网社区网站“19楼”;首席运营官曹亮做过几个月的程序员,还曾做过生鲜质量巡检员、童装批发。

深圳注册公司查询

深圳工商税务注册代理

外国人工作签证办理流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