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离子咪唑啉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阳离子咪唑啉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王海泉著百年四平摘录肇庆资讯在线

发布时间:2020-02-03 06:05:43 阅读: 来源:阳离子咪唑啉厂家

张家局子惨案

张家局子惨案见证树

张家局子惨案幸存者张玉方在当年逃跑的杨树林

张家局子惨案参与者原伪警察鞠国贤

1936年1月16日,日本侵略者残暴屠杀了张家局子屯(今梨树县林海乡管辖)26名无辜百姓,犯下了不可饶恕的滔天罪行。

张家局子屯,也有称九局子的,位于梨树县城西北约百里处。这一带土地瘠薄,多风沙,人称“北大荒”。日伪统治时期,这里土匪出没无常,百姓深受其害。1936年1月,正值农历腊月间,以张喜为首的“大有字”土匪绺子,在树杖子、十二马架子、张家局子一带活动频繁,腊月二十一晚上,再次闯进张家局子掠夺并驻扎在这里。第二天早晨,日本守备队(一说叫“讨伐队”)头目大平,带着队伍从揣家洼子出发,来这一带“剿匪”。大平、金翻译、丁翻译和领路人——汉奸王大山东子等五、六人骑马在前,一辆载着十来名日本守备队员和十来名伪警察(从榆树台召集来的)的卡车跟在后面。由于乡道不平,加之大雪覆地,队伍行至张家局子附近时,卡车落后于几个骑马的半里多远。

张家局子当时只有东西相距250米左右的两个院落,中间夹三间“光腚房”(没院墙的房子),共计3间草房、29间土平房,居住10户65口人。由于不堪匪患,东院张玉亭一户当年3月迁往通辽,张玉岐、张玉祥、孙福庭三户,西院李江一户,于腊月上旬和中旬分别迁往北三里远的“响窑”(以屯落或院落为单位的自卫性武装据点)大双山子屯。东院空房多,院墙又较整齐,“大有字”土匪这次就住在东院。日本守备队从东头进屯,被院里的土匪发现了。土匪见来人不多,就首先开枪,把大平和金翻译打落马,然后乘混乱之机,上马从院墙西北豁口出逃,待后面卡车上的日本守备队员和伪满警察赶到现场,土匪已无影无踪。他们把重伤的大平和轻伤的金翻译抬到房子里,又从杨占春家抱来两床被,给大平和金翻译铺垫上,此时约上午10点半钟。这时开始审问汉奸王大山东子。王大山东子曾多年为匪,这次,由他领路遭到土匪冷枪,重伤日本军官,日本侵略者对他起了疑心。王大山东子吓得魂不附体,连连表白自己对皇军如何忠诚,末了进一句谗言:“这里是胡子窝,没好人。”于是,日本侵略者下令,把全屯人“统统杀掉”。

当天下午两点钟左右,日本守备队同伪警察一起把全屯的老百姓赶到屯东南角的大坑里,当时西院有张玉芳的母亲一家十口人居住,张玉芳的父亲张殿武先自去东院,张玉芳的母亲、伯母、婶母及一些孩子也被往东头驱赶,当年只有8岁的张玉芳和4岁的小弟弟藏在棉花套子里,由于张玉芳的小弟弟忍不住哭出声来,被敌人听见搜出来,用刺刀逼着张玉芳背着小弟弟走。此时,屯东头大坑那边枪声大作,张玉芳的母亲等一群妇女、小孩走到离大坑十米左右的土岗上,见大坑里正用机枪杀人,说啥也不肯往前走,打也不走,敌人就让这些妇女、小孩就地跪下,架起了机枪,罪恶的子弹便射向这些手无寸铁的无辜妇孺。年仅8岁的张玉芳背小弟弟赶到这儿,见母亲和其他亲人中弹倒下,转身就往前边的小杨树趟里跑,日本守备队员追他一段,冲他连打几枪,子弹把他左耳穿透了,但总算死里逃生,后来人们就叫他“张漏”。这次屠杀,张家局子有26人死于非命,其中多数是老人、妇女和儿童。本来是土匪打死日本军官,这与张家局子老百姓没什么关系,可是日本侵略军不分青红皂白,竟迁怒于无辜百姓,大挥屠刀,制造血案,十恶不赦。

这次洗劫,张家局子屯幸免于难的有9人,其中腊月二十二上午9点钟以前离开屯子的5个人,在日本侵略者围圈、枪杀群众时虎口余生者4人。张玉芳的大哥张玉华,为了躲胡子,借口溜兔套子去,一清早同王晃头儿子王卯子走了,杨占春也在早上把两个儿子打发到外地去了,老董婆也走了,可能是到外屯串门。日本侵略者四处圈人去大坑时,杨占春的妻子觉得事情不妙,领着9岁的女儿杨秀兰从厕所溜出去,趴在后屯边一个黄泥坑里。敌人把屯子里的房子点着时,她们母女顺着浓烟跑到大双山去了。凶恶的敌人撤走后,邻屯的群众赶来,在布满尸体的大坑里,发现有个4岁的小女孩还活着,她是被母亲压在身下,才躲过罪恶的枪弹的。这个小女孩是刘克俭的老闺女,被救出后,转交给刘克俭外地的儿子。

日本讨伐队头目大平受伤后,当天就一命呜呼。榆树台伪警察署为表示孝敬,将其尸停放在警察署长办公桌上。据张玉亭老人说:转年,日本讨伐支队头目黑泽,在张家局子屯东北角给大平立了个尺半见方、五尺多高的墓碑,上写:“大平大尉战死之地,讨伐支队黑泽来立”十六个汉字。推测原文不大可能是这样写的,有可能是张玉亭根据自己的理解,记忆成这几个字。但是,在张家局子死的日本军官叫大平,职务是大尉,前来立墓碑者叫黑泽,这些可能不会错。1945年“八·一五”光复,这个墓碑被张玉亭挖出,刨成喂驴的槽子了。

张家局子惨案发生不久,民间艺人“毕壕溜子”等人,编成二人转在民间演唱,唱词中有这样一段:头一出戏,绣上第八区,洲国成立数它低。“大有字”压在张家局,日本人前去抵挡,打死了日本官大平头冲东脚冲西。不信你就看看去,张家局二十六人死的屈……

1936年,从张家局子迁走的张玉亭、张玉林搬了回来,在日本侵略者洗劫的废墟上重建家园。新中国成立后,当年从血泊中逃出的张玉芳,光荣地参加了中国人民志愿军,抗美援朝,保家卫国。现在张家局子已经发展成一个大村落,在当年日本侵略者屠杀张家局子群众的大坑边,还保留着一棵大柳树。这是一棵“见证柳”,它会让子孙后代永远记住这个血海深仇。

名医汇

挂号平台合作

名医汇

海外就医机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