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离子咪唑啉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阳离子咪唑啉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古代帝王的荒唐事一代天子竟千里探望情人【人物风云】

发布时间:2019-09-29 12:24:32 阅读: 来源:阳离子咪唑啉厂家

宣徽北院使王承休,是因为宦官当得好,而得到前蜀后主王衍的宠幸的。这位宦官很有意思,自己没有了“那话儿”,却娶了个貌如天仙的妻子严氏,一个真妻子和一个假丈夫,却真真做了一对假夫妻。王衍和王承休名义上是君臣,关系却跟铁哥们儿似的,这一来二去的,荒唐国君私下和严氏就打得火热了,热到了甚至可以时时通奸的地步。而无法满足严氏性需求的王承休,也乐得借妻求宠,仰沐圣恩。乾德六年(公元924年),王承休在成都呆腻了,请求国君放外任到秦州(治所在今甘肃省天水市)去做天雄军节度使。

同光三年(公元925年)六月三十日,后唐庄宗下诏购买战马用以攻打前蜀。九月初十日,后唐庄宗派魏王李继岌、郭崇韬等率兵六万准备攻打前蜀。王承休携家眷赴任后,王衍很想念严氏,咸康元年(公元925年)十月,因为严氏的缘故,王衍托言巡视民情,不远数千里,要带着大队人马前往秦州看望老情人。秦州路途险远,又有强邻窥境,完全不适合君王巡视,但无论众大臣如何劝谏,王衍就是不听。连太后也哭哭嚷嚷闹绝食阻止,也动摇不了王衍去秦州的决心。

随即,王衍引数万大军从成都出发,浩浩荡荡向秦州而去。一行人马行至汉州(治所今四川省广汉市),有军使来报,唐军逼近蜀境。王衍见报,认为是大臣们用假情报阻止自己巡幸游玩,很不以为然,哈哈大笑说:“我正好要耀武扬威,就让唐军来吧!” 走到梓潼(今四川绵阳梓潼),狂风刮翻屋瓦,拔起树木,随行太史进言:“这是贪狼风,肯定有敌军要杀来。”王衍仍然不省悟。一路上,与文人狎客饮酒赋诗不辍,殊不为意。

就在王衍观光逍遥时节,蜀国威武城已被攻克,城中数十万斛粮食也为倍道而来的唐军所得。以战养战,很快就迫使蜀国大将王承捷等人献数州投降。王衍行至利州,有奔逃的威武城败兵来告,才知唐军真的已经入蜀境。王衍这才慌神,忙派义兄王宗勋等三人为招讨使,以三万兵逆战。蜀军士兵长年跋涉在外,亲见王衍的御林龙武亲军锦衣玉食,临战之时,见皇帝只派平素待遇低下的士兵御敌,心中甚是不平,纷纷叫骂:“怎么不派龙武军去,我们又冻又饿,哪里能打仗!”而且,平素这些军士扈驾,总见王衍与一帮狎客文人在那里“叉手摇头”吟诗作赋,心中可气又好笑,这时节也趁机出口冤气:“敌兵攻来,让那些叉手摇头的人去打仗吧!”

军心如此,后果不难想象。王宗勋等三招讨一战便败,唐军斩首五千,又得蜀国数州土地。蜀军守将宋光葆、王承肇、王宗威、王承岳等多人献城投降,“其余城镇皆望风款附。”王衍闻讯大惊,又下令王建另一个义子王宗弼,斩杀御敌不利的王宗勋等三个招讨使,哪知王宗弼早已暗中与唐军有往来,把王衍密旨给王宗勋等人观瞧,一起决意“卖掉”王衍,投奔后唐以取新富贵。

这年十一月,王衍回到成都。百官和后宫嫔妃迎驾于郊外,王衍竟还有心思“入妃嫔中作回鹘队入宫”,败亡之际,仍不忘大摆排场,曳队妖娆。歇息几天后,王衍在文明殿里见群臣,泣下沾襟,蜀国君臣大眼瞪小眼,“竟无一言以救国难”。回到后宫,王衍看着周围身穿道士服,头戴莲花冠,施红胭脂的宫人,虽一筹莫展,却还有心思作《醉妆词》一首:“这边走,那边走,只是寻花柳。那边走,这边走,莫厌金杯酒。”几杯落肚,隐约听到成都城外的军旅嘈杂之声,忧惧之情涌上心头,又口吟周宣帝所作歌诗:“自知身命促,把烛夜行游”,命宫女们连臂舞蹈而歌,以遣漫漫长愁。

王宗弼带着数万蜀军自绵谷驰归,王衍以为这位义兄是回来“勤王”的,便与太后一起亲自前往军营劳师。不料,王宗弼早已和唐军有约,严兵自卫,见到王衍及太后“骄慢无复臣理”,端坐于上,爱搭不理。接着,王宗弼劫迁王衍和太后以及后宫诸王于西宫偏殿,收缴印绶,并派亲兵把内府的金帛财宝统统运回到自己家中。王宗弼的儿子王承涓,“杖剑入宫”,四面观瞧,把王衍数位貌美的宠姬悉数取回府中,自己享用。不得已,王衍在王宗弼逼迫下,命大臣李昊写下降表,亲自抄录乞降,呈进给唐军统帅李继岌和郭崇韬。

同光三年(公元925年)丙辰,王衍“白衣、衔璧、牵羊、草绳萦首,百官衰祬、徒跣、舆梓、号哭俟命”,依例做足了国主投降的“仪式”。李继岌受璧,郭崇韬解缚,焚梓,承制释罪。王衍君臣北向拜谢。后唐军队自出师到平蜀成功,总共七十天,共得蜀国十节度、六十州、二百四十九县、三万兵丁;此外,铠仗、钱粮、金帛无数。至此,前蜀亡,历二帝,共十九年。

同光四年(公元926年)正月,后唐庄宗将召王衍入洛阳,并赐诏说:“我一定分封土地给你,不会在你有难时薄待于你,日月星在上,可以作证。一言既出,决不骗人!”王衍接到诏书很高兴,率领他的宗族和宰相王锴、翰林学士李旻等人,以及一些将佐家族几千人,在唐兵押送下东归洛阳。一行俘虏走到剑阁,王衍竟还有心思叹赏山川之美,吟道:“不缘朝阙去,来此结茅庐”。此时,身边再也无人应和“邀赏”,蜀中随行人士惟默默而已,倒是王衍作诗消息传出后,“时人笑之”,认定是北齐末帝高纬和陈后主叔宝的同路人。

总以为献国归命,到洛阳不失作一刘阿斗。殊不料,后唐庄宗听信了戏子景进之言:“王衍族党不少,闻听皇上亲征在外,恐怕他们趁机作乱,不如斩草除根!”庄宗早忘了“列土而封”的许诺,顿下诏敕:“王衍一行,并从杀戮!”命令下达到中书省,已经盖印,幸亏枢密使张居翰有仁德之心,在将命令封缄前,将“行”字改为“家”字,由此,与王衍同行的前蜀高官及家属随从几千人幸免于难。

当年四月,一行人走到秦川驿时,后唐庄宗派遣宦官向延嗣诛杀了王衍及其宗族,王衍被杀时,年二十八岁。王衍的姬妾刘氏,鬓发如云,颇有姿色,行刑的人打算赦免她,但她说:“家丧国亡,宁死不能遭受污辱!”于是从容就死。徐太后临刑,心有不甘,大呼道:“我儿以一国迫降,不免全族被杀。信义俱弃,吾知其(指后唐李存勖一家)祸不旋踵矣!”徐太后虽昏庸爱财,生养了个庸君儿子,可临死前的这一番话,却铁板钉钉,成了李存勖的谶语!一个与宦官之妻通奸,且不远数千里探望情人,而置国家大计于不顾的荒唐国君,焉能不亡国!宋人张唐英在《蜀梼杌》中评价前蜀后主王衍是:“惟宫苑是务,惟游宴是好,惟险巧是近,惟声色是尚。”却也相当准确。

不一样的新年潍柴人的奋斗与坚守测试机

产业转型瓶颈难破工业强基已成智造革命重中之重电子桌秤

农产品价格形成机制应加快市场化褐背柳